-喀山世界杯「喀山足球惨淡的俄罗斯体育之都」

喀山世界杯「喀山足球惨淡的俄罗斯体育之都」

俄罗斯喀山竞技场,7月6日迎来在这里上演的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巴西对比利时。喀山这座城市,不仅以悠久的历史文化而著称,她还是俄罗斯新兴的体育重镇,自21世纪开始,短短的十多年,体育事业在这里取得了飞速地发展,在2009年,喀山甚至获得了官方授予的“俄罗斯体育之都”的头衔。

建成于2013年,可容纳45000人(世界杯期间座位数缩小至42873人)的喀山竞技场,毫无疑问,是这座体育之城最闪亮的明珠,此前喀山所举办的最重大的体育赛事——2013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2015年世界游泳锦标赛,主体育场都是在喀山竞技场,是的,喀山人在这么一座足球场里搭建了标准的50米泳池,俄罗斯人向来不缺乏想象力。如今,世界足坛的第一盛事,也降临到了喀山竞技场,这里一共承办6场比赛,留给球迷最深的印象,自然是:上届世界杯的冠亚军德国和阿根廷都是在喀山结束了自己今年的世界杯之旅。

俄超球队喀山红宝石

说到喀山的足球,大家首先想起的自然是俄超球队喀山红宝石,喀山竞技场是红宝石队自2014年起的新主场,然而一个比较尴尬的事实是,球队的一切荣誉却与这里没有丝毫的关系。

今年四月,喀山红宝石队正好迎来了自己的成立六十周年庆典。就像很多前苏联的体育队伍一样,喀山红宝石也是由当地的重要企业发起组建的。喀山第22飞机制造厂成立了足球队,最早被命名为“火花”,直到1964年才更名为“红宝石”,但无论是叫什么名字,总之,自成立后的四十多年里,这支喀山球队在国内足坛都是默默无闻的角色,不仅从未升上过顶级联赛,甚至连参加第二级联赛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无论是在苏联解体前还是解体后,这种情况也基本没有变化。

伊万,这位45岁的喀山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叙述了他看球时候的情况:“当我小时候成为喀山红宝石球迷的时候,你可以想象,球队成绩也一般,足球在这里也并非最受欢迎的项目,所以你想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看球,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喀山红宝石的这种“打酱油”角色,一直到本世纪初才被改变。

库尔班-别尔德耶夫,一位来自足球荒漠土库曼斯坦的默默无闻的教练,2001年拿起了喀山红宝石的教鞭,从此,喀山红宝石迎来了新的历史进程。“库尔班大叔”执教的第二个赛季,喀山红宝石队历史性地获得俄甲联赛冠军,从而成为了新赛季俄超的一员。在俄超的第一个赛季,喀山人不可思议地获得了第三名,取得欧战资格。至于后面的故事,大家都非常清楚了,2008年和2009年,喀山红宝石队连续两个赛季成为了俄超的冠军,他们是除了1995年的弗拉基高加索阿兰尼亚以外,第二支非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俄超冠军,当然也是最后一支。

应该说,在本世纪初俄超“金元政策”大行其道之时,喀山红宝石的迅速崛起同样离不开卢布,本地的大财团“TAIF”入主喀山红宝石后,在烧钱上同样不甘落后,引进了谢马克、卡拉德尼斯、米洛舍维奇等强援,才有了两次联赛冠军的辉煌。

“第一次拿冠军的时候,我简直觉得是在做梦。”伊万说。

拿到冠军的当晚,伊万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在街上欢呼,游行,人数不算太多,毕竟整个喀山的人口,才100万左右,虽然在文化上,喀山对于俄罗斯有特殊的地位,但他毕竟是俄罗斯的第8大城市。

“有人觉得我们很奇怪,有人觉得我们很好玩,这都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真的改变了历史。”伊万说。

但在这以后,不差钱的后台老板却逐步失去了对“军备竞赛”的热情,而莫斯科、圣彼得堡的豪门却依旧一掷千金,喀山红宝石战绩的下滑也就很正常了,2012年球队获得俄罗斯杯冠军,这是他们最后的辉煌,此后球队排名每况愈下,功勋教练别尔德耶夫在2013年冬天因战绩不佳而下课,然而此后几年依然没有起色。即使上赛季“库尔班大叔”二进宫,并且引进了“伊朗梅西”阿兹蒙、国脚库德里亚肖夫、格拉纳特(均参加了今年世界杯)等十多名球员,喀山战绩依旧惨淡,仅仅名列第十。

比起成绩不佳,喀山球市的惨淡才是更让他们担忧的事情。坐拥45000个座位的现代化足球场,喀山红宝石上赛季的主场比赛场均观众人数却仅仅为8582人,最少的一场甚至才3000人进场,名列俄超各俱乐部的第九位,而在2016-17赛季,喀山红宝石主场场均观众人数有9651人,再往前两个赛季,则分别是11870人(2015-16)和13549人(2014-15),所以,“门可罗雀”才是喀山竞技场的常态。

对于这个现象,伊万已经习以为常:“以前更艰难,我们都经历过了,现在这些事情,算不了什么,但是,我觉得随着世界杯在这里的进行,这里的人们对于足球的热爱应该有新的认识。”

足球vs冰球,喀山第一运动之争

喀山既然是俄罗斯的体育之都,当然就不可能是足球一家独大,而是各种项目百花齐放,当地政府大力发展体育,当地的财团也就大力投资体育俱乐部,篮球、排球、冰球,甚至水球、俄式冰球,喀山的球队都具有强大的竞争力。而这些球队崛起、称霸国内的时间又基本上与喀山红宝石同时。

篮球的喀山乌尼克斯队,2009年和2014年两夺欧联杯冠军,2011年又打破了超级霸主莫斯科中央陆军对国内联赛的垄断。

男子排球,喀山泽尼特近10年内九次拿下俄超冠军,6次欧冠冠军,一次世俱杯冠军;女排的喀山迪纳摩拥有5次国内联赛冠军,三次洲际以上级别赛事冠军。

然而,尽管这几支球队在荣誉上碾压了喀山红宝石,篮球和排球在喀山仍然算不上是最热门的体育项目,真正能跟足球掰手腕的是冰球。

俄罗斯大陆冰球联盟的喀山雪豹队,其成立时间比喀山红宝石早了两年,跟红宝石队一样,雪豹队在很长的时间里也是在低级别联赛中挣扎,一直到了1995年,俄罗斯重组了自己的冰球联赛,喀山雪豹队才得以首度角逐顶级联赛,并且在三年后首度夺冠,这个冠军不仅刺激了喀山,而是刺激了整个鞑靼斯坦共和国,因为这可是在各种球类项目上,鞑靼人首次成为全俄罗斯的冠军,而这个时候,喀山红宝石可是在哪里?第二级联赛!

从这时起,冰球在鞑靼斯坦共和国便享有了“国球”的地位,喀山雪豹队的球衣上,印着的是鞑靼斯坦共和国的国徽。在鞑靼斯坦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享有巨大自治权力的联邦主体,喀山雪豹就成了鞑靼人的民族情感的体现,喀山雪豹之于鞑靼斯坦,正如巴萨之于加泰罗尼亚,在喀山的其他职业球队可从未得到这种“国家队”的待遇,包括喀山红宝石。在鞑靼斯坦的名人当中,政治、商业界的精英一边倒地支持喀山雪豹队,相反演艺界的名人则更多的是成了喀山红宝石的球迷。

2009年俄罗斯大陆冰球联盟成立,喀山雪豹队杀进了总决赛,经历七场大战后勇夺首届总冠军,并且在第二年成功卫冕。在刚刚结束的赛季,喀山雪豹队第三度获得总冠军。而这个夺冠的赛季里,雪豹队的主场鞑靼石油体育馆(可容纳9300人)场均观众人数为7235人,其中季后赛阶段更是上升至场均8300人,而且不要忘了,在喀山,冰球的球票价格可是要比足球高出不少。

要不,再比一比两个队社交网站上的粉丝数量,喀山红宝石的官方VK主页关注者数量为87.2K(约9万人),喀山雪豹队的粉丝数为139.2K(约14万人),高下立分。

俄罗斯漫长的冬天也是影响足球比赛上座率的不利因素之一,十月底入冬,三月下旬方才送别严寒,在大冷天坐在空旷的足球场上,还是在暖和的体育馆看比赛,对于喀山人来说,这是一道并不难做的选择题。

先天不足(出成绩比较晚),成绩下滑,球迷对球队管理混乱的不满,这是导致喀山红宝石支持者流失,导致体育之城的“足冰之争”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的重要原因。而另外两个体育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足球的影响力可都是远远大于冰球的(虽然这两地的冰球成绩成绩丝毫不比足球逊色)。而在喀山,第一运动却不是足球。论成绩,足球比不过排球,而论群众基础,喀山红宝石也显然不如喀山雪豹。

伊万支持的喀山红宝石队,未来能否冠军,伊万觉得这并非特别重要的事情,毕竟球队的实力有限,他更关心的是,在喀山,是否能有更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参与到这项运动来,和他一起为喀山红宝石呐喊助威。

“在俄罗斯,足球和冰球相比,有很多先天不利的因素。但足球毕竟是世界第一运动,更何况,这次世界杯在俄罗斯举办,至少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已经亲身接触到了这项运动的魅力。“伊万说。

成都商报特派记者 白国华 发自喀山

编辑 余孟祥